对癫痫患者要有耐心小说

发布时间:2017-03-03 13:07:34  作者:魏思孝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 分享 |

1

像每个经历过人生重大时刻的人一样,在短暂的亢奋过后,接着便是巨大的空虚。更何况对生活经验并不丰富的王东来说,这是第一次被关进派出所的拘留室。刚开始新鲜感确实让王东有些兴奋,不禁想到这是一份难得的人生阅历,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他在通往成功的路上,又积累了一份宝贵的财富。

随着酒精失效,脸上被女人抓破的伤痕以及头部肿起的大包让他切实的痛。那位身形圆润的年轻民警已经告知他,留下案底是既成事实,如果再不想办法进行补救取得受害者的谅解,等待他的将是十五日以内的拘留。失去十五天的自由对王东来说并不算什么,身为失业的大学毕业生,他缺乏的东西很多,唯独不缺时间。更让他担忧的是,父亲半个月前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正处于安心静养阶段。现在通知他来领自己,与谋杀无异。听王东这么说,民警也有些为难,便问,你妈呢。王东说,她老人家早已长眠地下。说完,苦笑了一声。这个幽默并没有得到民警的认同,他训斥王东严肃点,让他再想想有没有合适的人带着现金来保他。

今年六月份王东毕业,至此两个月不到,他还没来得及恢复与过往朋友的联系。即便是在他那不多的同龄朋友中,有经济实力短时间拿出几千块钱的也只有马学兵。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民警失去了耐心,收回王东的手机。当第二天早晨马学兵出现在派出所的时候,王东是不知情的。早上马学兵看到未接来电,拨打回去,是民警接的。说明情况后,马学兵过来交钱。在狭小的拘留室蹲了一夜,王东精神不佳,看到马学兵时也没多大的热情可言,更没表现出丝毫的愧疚。这让马学兵感到气愤。

坐在副驾驶上,清晨微凉的空气没让王东心情舒畅,倒有些凄凉之感。他说,钱过段时间还你。马学兵说,我又没问你要,你着什么急呢。王东没再说话,他有些心虚,依照现状,他根本拿不出钱,说那句话也只是托词。他拿出马学兵的一根烟,点上。望着窗外,公路上行人多了起来。马学兵说,和女人打架,你真够出息的。王东说,我想去美国。马学兵歪头看了他一眼,连北京都没去过,还去美国。

 

2

回到昨天晚上,王东在方宇城中村租住的房子里喝了半瓶白酒。第一次喝白酒,这说明王东心情糟糕到了需要借酒消愁的地步。而这都是因为名叫李婉的女人。王东痛苦地意识到,他和在美国交流学习的女大学生李婉的爱情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如果之前他还对这份跨洋越海的爱情存有一丝幻想的话,这只能说明我们的王东确实单纯到了令人发笑的地步。他固执地认为既然得到了女人的身体,那她余生必将也只属于自己。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思维模式,只应该出现在有关封建社会的史料中。

在此之前,王东通过某种途径,已经了解到李婉与其同校名叫杰瑞的白种男生交往过密,出于对伴侣的信任,王东只能在多个不眠之夜中想象李婉和杰瑞肤色有明显差异的胴体纠缠在一起,他痛苦至极,眼角甚至流出了几滴眼泪,而这又赋予他一种苦情男的形象。身为黄种人显而易见在生理上的弱势,让他苦不堪言,只能寄希望于李婉能继承中华传统妇女的美德,严守贞操。而这完全是自欺欺人,她若当真如此的话,王东岂能与其有过鱼水之欢。

之前的猜疑终于在今天晚上得到了证实,李婉确实和杰瑞交往过密,而这只不过是她交流学习的一部分,练习英文口语以及更好地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如果说非要有一个人承担错误的话,那绝不应该是李婉,当然也不是王东,而是社会发展趋势以及国家对跨国性人才的需要。是的,这是李婉的原话,国家提供金钱让她出国交流,难道她要被一份来自遥远祖国的爱情所局限吗,这是多么自私的行为。因此李婉放开手脚,接纳了杰瑞异国风情的身体。考虑王东的感受,李婉并没有说出,她早在少女时期就梦想有朝一日能生育混血儿,现在机会摆在眼前,杰瑞尽管不受美国白人姑娘的重视,可他体内携带的基因是王东无法提供的。

王东感受到了侮辱,这已不仅是儿女私情,而是有关国之尊严,显然他被白种人打败了,一个四肢健全且略有姿色的中国女人被掠走了。王东怎么向祖国母亲交代呢(他尚未意识到,李婉正是祖国母亲送她出国的)。越想,王东越自责,他脑袋里冒出了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历史课本中所学到的近代一百年的屈辱史在脑海中浮现。象多数的大清国民一样,王东首先想到要麻痹自己。

 

3

酒后王东出去散心,他急需投入到人群之中,感受世间的温暖。晚上九点多的城中村正是热闹的时候,寄居在此的青年男女们鱼贯而出,像是早已约定好的那样,嘲弄孤单影只的王东。王东漫无目的地走,来到一条灯光粉红的小巷,各种字样的按摩招牌在黑夜中甚是晃眼,没走多远,已有多名衣着暴露坐在椅子上的女性对他娇声招呼。之后不幸事情的发生,王东那尚在康复期的父亲,有着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且不可推卸的责任。一直以来王东洁身自好,但受年龄限制还没到对性欲收放自如的地步。若不是王东在这个城中村租住,又恰好近距离经过按摩房,他绝不可能放纵自己。而他从家里搬出来,完全是遵照父亲的旨意。

王东十三岁那年,公交车司机王仁珍出轨被其原配发现,原配一时想不开赌气上吊自杀。十年后的现在,王仁珍因心脏问题走下工作岗位,这些年来他没有再娶,对外宣称顾虑儿子情绪,实际情况是他经历了那次捉奸在床后彻底无法勃起了。每次想到性事,妻子上吊的那张脸就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因此,王仁珍对妻子的愧疚被怨恨所占据。他怎么也没想到,和肥胖的售票员于女士的交媾是绝唱。交代至此,我们就容易理解王氏父子的关系。和一个彻底萎掉的男性,而且他还是你的父亲,不管你如何孝顺和听话,家庭氛围都难以温馨。毕业回到家的当晚,王仁珍将两千块钱摆在王东的面前,让他搬出去自寻出路。不可避免,两个人进行了激烈地争吵,王仁珍那颗脆弱的心脏在王东的辱骂之下罢工了。幸好王东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才捡回来一条命。

当王东躺在狭小隔间的床上接受异性按摩服务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骗了,经过再三交涉,对方不肯脱掉上衣,并要求王东不要动手乱摸。屡次的求欢失败后,王东和对方厮打在一起,他将隔间的门踹烂,用平时观看MMA综合格斗所学到的过肩摔将一个弱女子摔晕。紧接着尚在醉酒状态的王东被闻讯赶来的姐妹们群殴。带到派出所后,在民警的提醒之下,王东意识到,他去的那家按摩房,是合法的正规场所。王东很是迷惑,反问,那为什么要价这么贵呢,三百块连摸一下都不肯。民警说,对于行业乱要价的行为,你可以去当地消费者协会反映情况,为什么要动手打人呢。

 

4

在少年文化宫旁边的早餐摊上,马学兵咬了一口煎饼果子。王东说,你帮我个忙。马学兵腾出嘴巴,我不是刚帮了你吗。王东说,你再借我笔钱。马学兵摇头说,没有。王东说,我还没说多少钱。马学兵说,多少也没有。王东放下汤勺,你们放高利贷的会没钱。马学兵说,有也不会借给你,你拿什么还。王东说,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们认识十年了,高中你被学校开除混社会没钱花,是我帮你敲诈的同学,你都忘了吗。马学兵说,滚你妈的,你上大学和李婉没钱开房,谁给你汇的钱,毕业回来两个多月了也不找我,妈的遇到事了有本事别找我啊,你是我儿子啊我给你钱。周围吃早餐的散客纷纷投来关切的目光,期盼争吵转变成一场斗殴。但王东埋头吃饭一言不发,这让大家兴致索然,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陆续起身离开。

马学兵问,一会把你送到哪里。王东不说话。马学兵笑起来,怎么,你个傻逼还真生气了。王东埋头吃饭。马学兵将用过的餐巾纸卷成一团扔进王东正在吃的馄饨里。王东装作没看见,端起碗,将混沌和泡软的餐巾纸一起喝进肚子里,将碗反扣对准马学兵,满意了吗。马学兵脸上有些挂不住,我还有事,先走了。王东问,什么事。马学兵说,和你没关系。王东跟着马学兵上车,到底什么事。马学兵说,一个逼从我这里拿了五十万,到期不还款,人也跑了,我足足找了他小半年,昨天好不容易打听到他藏的地方。王东问,你打算怎么办。马学兵说,能把钱追回来,断他一条腿,没钱的话,下辈子就别想走路了。王东忙问,打断一条腿市场价多少。马学兵说,你想干什么。王东说,我替你打,欠你的钱两清,怎么样。马学兵看了眼王东,我自己没长手吗,雇你。王东说,你就当是帮我个忙,让我帮你打断那家伙的腿,行吗。马学兵说,你不合适干这个,我送你回住的地方,你好好睡个觉。一听这话,王东生气了,我怎么不合适了,你知道我平时最爱看MMA综合格斗了,我虽然打得架不多,但我看得多啊。马学兵听烦了,打开车门推王东下车。王东死死拽着车门,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你现在混好了也不帮衬我,你要这样,欠你的钱我没法还了。马学兵收手,让王东上车。他叹了口气,王东啊,你怎么成这样了,好好找个工作不好吗,非要跟着我犯法。

昨晚在拘留室,王东想了许多,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出了问题,之前他总觉得人生在世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爱情理想以及内心的精神生活,他以诚待人不阿谀奉承,可他得到了什么呢。李婉离开了他和外国杂种搞在一起,而本国女性中连按摩女都瞧不起自己。为什么,就因为他没钱。以前王东从未想过发财这事,现在他特别想成为有钱人。倾诉完毕,马学兵看着王东,可你真不合适,你这个人太好了。王东反问,好人就应该没钱啊。马学兵说,去年我让你帮我打电话骂个人,你都不干。王东说,不一样,那件事本身是你做得不对,你还反过来骂人家。妈的,马学兵拍了下王东的脑袋,你这么有正义感,去当警察好了。王东笑起来,放心,这次不一样,是他不对,欠钱不还。马学兵说,今天我就让你做,你下不去手的话就老老实实找个地方上班,别他妈的净想发财。王东点头,我肯定行。他捡起车后座上的橡胶棍,在手里掂量了几下,用手一挥,恰好打在马学兵的脑袋上。

 

5

小区里没什么人,停好车,王东和马学兵并肩走在小区里找6号楼2单元。马学兵不时用手捂头,总感觉头会流血。王东在一旁窃笑。时间尚早还不到九点,两个坐在楼下草坪里的石凳上抽烟。马学兵说,你要真想去美国,可以申请出国劳务,我有个朋友做这个,交几万块钱就能去。王东说,你帮我联系下,我想尽快去。马学兵说,最快也要几个月,出国前先在国内培训。王东说,我又不是真去美国打工,培训什么呢。马学兵说,基本程序还是要走的,你以为美国这么容易去吗。王东说,半年时间太长,我等不了。马学兵说,我看你也没必要去,为个女人不值得,你也找个外国妞搞一下好了。王东问,你搞过吗。马学兵说,你可以买个越南新娘。王东说,妈的,越南新娘算哪门子外国妞。马学兵问,越南是不是外国。王东说,可和中国人长得没区别啊。马学兵说,我问你一句越南是不是外国。王东点头,你这么说不对。马学兵问,怎么不对。王东起身,往门洞走去。

来到五楼,马学兵看着东西住户,不确定哪个是。王东说,敲门问问不就知道了。他啪啪敲东边住户的门,门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妇女问,找谁。王东看着马学兵。马学兵问,石庆宝住这里吗。妇女说,没这个人,找错了。用力把门关上。王东说,那就是西边这户。王东敲门,如果这个还不是怎么办。马学兵说,不可能。门打开,没人走出来。王东和马学兵走进去,看到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女的正朝卧室走去。马学兵问,石宝庆住这里吗。女的吓了一跳,两只手遮挡住胸部回头,你们是谁。马学兵说,他朋友。女的跑回客厅,半分钟后,她穿着一件套头衫出来。她说,石庆宝去超市买东西去了,你们等会吧。

房子是一室一厅,背阴,光线并不是很好,客厅有张长条沙发,对面是一个液晶电视,茶几上摆放着不知多长时间的剩菜。王东去厕所小便。马学兵坐在沙发上,看着倚靠在卧室门框的女的,问,你和石庆宝什么关系。女的自称辰溪,真实姓名不详。石庆宝是她所在洗浴中心的熟客。辰溪一时也不知如何形容她和石庆宝之间的关系。马学兵了解后说,消费者与消费品的关系,对吧。辰溪有些不悦,回卧室,再次出来的时候,辰溪换上紧身短裙,抽着烟,手里拿着一个金色的坤包。马学兵问,你去哪。辰溪说,这和你有关系吗。早已埋伏在身后的王东,搂住辰溪的胳膊,将其放倒在地。

二十五分钟后,石庆宝提着食品袋回来,关上门后,他看到辰溪嘴巴贴着胶带,双手反绑着躺在沙发上。没等他反应过来,马学兵和王东从后面合力将其摁倒在地。石庆宝和辰溪四肢被绑嘴巴贴着胶带并排坐在沙发上,对面的马学兵和王东在翻找食品袋。地上淌出一股水迹,辰溪尿裤子了。马学兵从食品袋中找出一盒避孕套,他拿在手里端详一会,起身朝石庆宝的头上抽打起来,还有钱买避孕套,拿着我的钱买避孕套,还找女人,我让你找。石庆宝左右躲闪,王东起身两只手固定住他的头部,让马学兵继续抽打了一阵。石庆宝的脸被打得红润起来。辰溪吓得往旁边躲,发出呜呜的声音。马学兵将辰溪嘴上的胶带撕掉。辰溪忙说,不管我的事,把我放了吧,求你们了。马学兵说,和你没关系,你怕什么的,呆在旁边好好看着,别吵别闹,行不行。辰溪点头。马学兵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先去换身衣服吧,都湿了。马学兵点上一根烟,坐在沙发上。王东将地上的石庆宝拽起来,他身体软成一团,只好瘫坐在地上。

辰溪换好衣服后,坐在马学兵的旁边。马学兵伸出胳膊搂着她。王东问,还打不打。马学兵说,先问问我的钱。王东撕去石庆宝嘴上的胶带。石庆宝忙说,听我说,不是我不还钱,我之前出车祸了,腿断了,刚出院没几天还没来得及联系你,你真误会我了。马学兵拿起茶几上装着剩菜的盘子朝石庆宝扔过去,你妈的,出院了有时间找女人,没时间还我钱。石庆宝说,钱在银行里,五十万一分不少。马学兵说,是六十万,我他妈的白借给你啊。王东从石庆宝的口袋里找出钱包,将几百元现金和几个银行卡摊在茶几上。石庆宝说,一张工行,一张建行的,密码是764563。马学兵将卡装进口袋里,对王东说,我去银行查查,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不回来不能放他俩走。王东问,还打断腿吗。马学兵说,打啊,他不是腿刚好了吗,再打断也不费劲。

 

6

绑在椅子上的石庆宝在拼命挣扎。王东喊辰溪过来,你帮我抓住他的腿。王东手里拿着橡胶棍问石庆宝,左腿还是右腿。石庆宝摇头。王东说,打刚骨折的腿比较好,你说呢。石庆宝点头。王东说,左腿吗。石庆宝摇头。王东说,那就是右腿。石庆宝点头。辰溪两只手用力将石庆宝的右腿拽直,王东握住棍子试着瞄准。突然,石庆宝开始拼命挣扎,前所未有的幅度,将辰溪拽倒在地。王东吓坏了,用棍子照着石庆宝的头敲了一下。挣扎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人和椅子一起翻倒。这时,王东才观察到,说他在挣扎不如说是在抽搐,他全身上下有节奏的抽动,眼睛泛白。王东急忙撕掉胶带,嘴巴里的白沫咕咕往外冒。辰溪躲在一旁,脸色都白了。王东投过去诧异的目光,他这是怎么了。辰溪说,应该是癫痫。王东问,这怎么办呢。辰溪说,往嘴巴里塞个东西,别让他咬断舌头。王东赶忙将手里的棍子插进石庆宝的嘴巴里,还有呢。辰溪起身,别急,我用手机查查癫痫急救办法。她跑去卧室拿手机。王东用力攥住手里的橡胶棍,石庆宝长着嘴巴像是被插住的鱼,以橡胶棍为准点在地上打转。王东嚷道,你妈的快点啊,查到没有啊。辰溪拿着手机跑出来,查到了,我念给你听,有先兆发作的患者应及时告知家属或周围人,有条件及时间可将患者扶至床上,来不及者可顺势使其躺倒……王东大喊,说重点。辰溪说,迅速松开患者衣领,使其头转向一侧,以利于分泌物及呕吐物从口腔排出,防止流入气管引起呛咳窒息。王东照做,还有呢。辰溪说,不要向患者口中塞任何东西,不要灌药,防止窒息。不要去掐患者的人中,这样对患者毫无益处。不要在患者抽搐期间强制性按压患者四肢,过分用力可造成骨折和肌肉拉伤,增加患者的痛苦。王东说,能做什么啊。辰溪说,癫痫发作一般在5分钟之内都可以自行缓解。王东看着辰溪,就这些吗。辰溪看了眼手机屏幕,还有最后一句,如果连续发作或频繁发作时应迅速把患者送往医院。

石庆宝停止抽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辰溪说,好了,应该是自我缓解了。王东试探他的心跳和呼吸。辰溪关切地问,怎么样。王东瘫在地上,你怎么不早说呢。辰溪说,怎么,死了吗。王东点头。辰溪往门口挪动,王东起身採住她的头发。

 

7

王东在考虑是否结果了辰溪。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他已经没有退路,脑袋被射进子弹只是早晚的问题。想到这些,王东坐在沙发上哽咽了。辰溪四仰八叉绑在床上,早已意识到了危险,只是挣扎累了,躺着喘粗气。马学兵开门回来,这把王东吓了一跳。他赶忙擦了下脸上的泪珠。马学兵很高兴,进门便说,卡里还真有五十万。说音刚落,他看到趴在地上的石庆宝,伸脚踢了一下,问王东,怎么了,打休克了吗。王东说,他有癫痫你知不知道。马学兵摇头,我怎么会知道。王东叹了口气,发癫痫,死了。马学兵顿了一下,抬手给了王东一耳光。

两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王东问,怎么办。马学兵埋怨道,我让你打断他的腿,没让你要他的命啊。王东说,我没想要他命,他自己要死我有什么办法。马学兵问,你说现在怎么办。王东说,那女的怎么办。马学兵说,你去,都弄死一个了,也不怕再多一个。王东说,我不去,我都为你弄死一个了,这个你自己去。马学兵不高兴了,什么叫为我,我可没让你杀人。王东说,怎么不是为你,我根本不认识他啊。马学兵摆开架势,对王东晓之以理,不是我让你来的吧,是你非要来的,要是没你,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你说对不对。王东说,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他把橡胶棍递给马学兵,快去吧你。马学兵站起来,指着地上的石庆宝,你找个东西,把他装起来,看着瘆人。

马学兵走进卧室,坐在床边。辰溪恢复了体力,又开始剧烈挣扎。马学兵将毛巾被盖在辰溪的头上,翻找她的坤包,一块手机,钱包里有几百块钱,他装进口袋里,在侧袋里,他找到一条黑色的丁字裤。马学兵拿着手机,打不开,需要密码,又放回包里,

王东从背后用胳膊环抱着石庆宝的胸部,在地上拖动。在拖拽的过程中,不时有呕吐物从石庆宝的嘴巴里喷出来,有些恰好喷溅在王东的手背上。他撒手,石庆宝摔在地上。王东看着手上的呕吐物,低头干呕起来。等他抬头时,看到石庆宝蹲在地上发愣。王东以为是诈尸,吓得大喊了一声。石庆宝起身,慢慢悠悠地朝厕所走去,扯开裤子,撒尿。马学兵闻讯赶来,见到瘫坐在地上王东,便问,人呢。王东指着厕所。这时,石庆宝走出来,没看他俩,自己坐在沙发上,发愣。

 

8

四个人围坐在客厅。马学兵问,庆宝,你有癫痫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石庆宝说,我说你也不信啊。马学兵看着王东,又看了眼在一旁窃笑的辰溪,自己忍不住也笑起来。王东递给石庆宝点上烟。石庆宝抽了一口,仰起头,叹了口气,你们对我太缺乏耐心了。

 

2015-9-9

 


西局一个醉汉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