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游小说

发布时间:2017-03-03 13:09:22  作者:顾前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 分享 |



1.有一天,我这个人躺在沙发上睡觉。
之前,我趴在沙发上看书。过了一会儿,我觉得累了,可能是厌倦了。我把书收起来,在沙发上翻了个侧。我就仰躺着了。
我这样躺着,眼睛睁着,过了会儿,我爬了起来。
我打开厕所的灯,把客厅的灯关掉。我看到地上有好多牙签,又把灯打开。我去厨房里拿出扫帚,把牙签扫进畚斗,倒进垃圾桶里。
我进厨房拿扫帚和放扫帚时,都看了一眼窗外,对面楼房有两个窗口亮着。楼房黑沉沉的。
突然,我又想吃点东西。嘴巴有点苦。
我先关了厕所的灯。
打开冰箱看看,有一袋荔枝,正好。我拿了三颗,坐在垃圾桶前面剥着吃,有些汁水滴了下来,一口咬下去,冰,牙齿有点疼。
我知道,荔枝有核,我一口咬下去,让荔枝从齿间滑出去,用嘴唇包住。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果肉被我咬在牙齿里,我就嚼这些咬下来的。
接下来我又这么咬,直到把荔枝吃完,吐出圆鼓鼓的核,扑的一下,看它掉在垃圾桶里。核是棕色的。
我听到风扇发出嗡嗡,挂钟发出嚓嚓声。挂钟发出的声音,像砍头的声音。
我去厕所刷牙,因为嘴巴里甜滋滋的。我想到,一个人三更半夜刷牙有点奇怪的。我看着镜子里自己刷牙的样子,想起恐怖电影。
我没关灯就出来了,本来,我要特意去厕所开灯,现在我进厕所刷牙,所以,我只要把灯留着就是了,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把灯打开了。
是的。
现在,我又躺在沙发上,我的脑袋冲着窗口那儿,我想过从窗外伸进来一个爪子这样的场景,不过厕所亮着灯,这事就吓不倒我。
我提醒自己,不要在睡前想事情,睡着就是了。
我把这句话发到微信里,所以我顺便,又刷了一下微信。
我想睡了,但又有点舍不得,而且,我真的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就应该睡觉了,毕竟明天,我不上班,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入睡不会耽误任何人。

2.我醒了过来。听到脑后,窗户外面响亮的风雨声。
雨下得很大,风也是这样。我听着这些风雨声,脑子有点清醒过来,接着一片清明,感觉好像彻底醒了一样。根据经验,我知道很快就会回到睡眠里,但是我感到强烈的不安,我没有挺住,从沙发上爬起来回到卧室里。推门开灯时我把妻子吵醒了。我的孩子仍旧沉睡着。她问我几点了,我没有回答,她又睡着了,她这个清醒就跟我刚才的清醒一样,也像酒醉时的清醒, 只是自以为清醒。
1.我回答她可能会把她吵醒。2.我不想告诉她这么晚了。我想应该有三四点,也就是说其实现在是一个很早的早晨。
现在我躺在床上,仍旧可以听到风雨声。但是我没有不安了。

3.迷迷糊糊,我听到我的孩子先醒了过来,我妈进来帮他穿衣服,催他快一点,快八点了,吃不到幼儿园的早饭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睡到我妈的房间。我听到我妈带着孩子出门的声音,门噔一下关上了。我听到妻子往脸上拍化妆水的声音。她出门的声音我没听到。
我听到我妈回来的声音。继续睡。我又醒过来,隔着眼屎刷微信。
我从床上爬起来。
我妈一个人坐在沙发角落里织毛线,电视开着,声音很低。电视里,中国人正在杀日本人。
茶几上放着一个鸡蛋灌饼。
我洗头、刮胡子、洗脸、刷牙。洗头时会把脸打湿,所以我可以直接往脸上抹剃须泡,然后洗脸顺便把剃须泡洗掉,接着我安心地慢慢地刷牙,最后一个步骤了。
我知道那个灌饼是在小区门口买的,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摆的摊,我自己不会买,嫌脏,可是我妈买回来,我又可以吃。
就着开水,一边看电视,我把饼吃完了。其实我很想换台的,比如听听歌,看看记录频道里的宇宙和动物。
我妈还在打毛线,我说走了啊。她说噢噢,穿拖鞋去啊?我说在单位放着布鞋,到了可以换。
不过当然,今天我不去单位,我要去李四家,但是我不想解释这么多,这不算说谎吧。

4.去李四家不太远。
我要坐三四站车,现在在车站里等车。
我站在牌子后面躲太阳,同时看手机。我又站到两棵树下,那里更荫凉。
在车上,我拿出一本书看,有点不好意思的,因为我还要拿出一支笔涂涂画画。不过我不管了,毕竟,我曾经站在超市的角落里看过书。
李四的家有股气味,反正就是李四的气味,加上他使用的物品的气味,还有今天空气的味道。
我把他的窗户打开。
他去上班了,我到他家,帮他看稿子。稿子就放在沙发上面,很厚的一摞。稿子有个好处是,印的都是单面,看起来一会儿一张一会儿一张,感觉比看书快,快两倍。
我把他的电脑打开,也打开了电视,可是电视换不了频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我就把它关了。我只开电脑,密码是李四的生日,他和我孩子同月同日,好记。
我让电脑放出歌来,在歌声里,我开始看稿子。我听到门外的动静,一共站起来三次,两次是隔壁的女人带着孩子回来了,一次是中介带人来看对面的房子。我都是从猫眼里看出去的,这种感觉很好,安全。
中午,我下去吃饭。其实应该是下午两点左右。有很多店,我想还是去吃火锅好了,这样可以吃很长时间,我不想饭一吃就完了。我点了一杯扎啤,我真的吃得挺久的,店里有wifi,一边吃一边刷。
但是店里的空调突然关了,越来越热。这怎么可以。我喊服务员,她说她不知道,空调是物业管的。这种回答,我不满意,不过我没说什么,我离开座位去洗脸,走时跟服务员说,别收拾,回来还吃。
可是当我拐弯时我看见,她把扎啤倒进了锅里,我几乎条件发射一般说,我不是叫你别动吗!平时,我跟陌生人说话时有点紧张,有时会结巴,但这次,我的发音非常准确,吐字清晰,表达流畅,情绪饱满。服务员马上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重新拿个锅。
你看看。
等我从洗手间出来,新的锅已经煮上了,也快煮开了。但是我想,我被倒掉的啤酒呢,没有啤酒吃起来不香。犹豫了几次,锅已经开了,我还是把人叫过来说,你把我的啤酒也倒掉了啊。她没听清。我重复了一遍,觉得不好意思。她说哦哦,去打了一杯。
我比较快地把剩下的菜吃了,啤酒喝了半杯。我感到肚子饱饱的,要去消消食。我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是的,无论做什么事情,我们都得有计划。我决定去附近那个公园里,我想看看在这样的烈日下,在这个时间点,这个公园是什么样的。
当然,公园还是老样子。你看,还是长着树,树下还是水泥路面。不过我看到,有个人躺在椅子上睡觉。草坪正在洒水。我没看错的话,那些慢慢转过来的水,洒到了这个人身上。
但他仍躺着。我分辨了一下,他好像穿着雨衣、套鞋,帽子也戴上去了。我坐到他斜对面,给他拍了一段短视频。
我想他是流浪汉呢还是什么,反正他喜欢水洒到身上。这我可以肯定。看他样子,大概有五六十。
但是这里太晒了,我坐到一棵树下。
公园里几乎没人,空气热烘烘的。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中年人看着我,有点古怪,我有点怕。
我掏出手机,低头看手机。有个人走过面前,突然停了一下,抬脚往地上一踩,低着头看。我也看了一下,一只甲虫被踩了一下,就停在那里了,好像死了,一动不动的,不过看上去还是完整的,就是翅膀歪倒了一边。
他看了会儿走了。
我觉得,踩它干什么,是不是?好好的。
又看了一下,这只甲虫没有流血,也没有流出浆水,看上去好好的,好端端的。
我走的时候它还是没动。那个人还躺在椅子上淋水。

5.李四家飞进了一只苍蝇。可是我走时明明没开窗户,之前也没有。
我去厨房,那里的纱窗也关着。
透过纱窗,我看见远处的楼房像平直的群山。阳光越过远处的楼顶,照得前面的楼房白晃晃的。
回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看稿子。我快看完稿子了。我听见苍蝇在阳台的窗户上乱撞了几下。
还有城铁开过去的声音,和汽车开过去的声音。
我给王五发微信,今天来李四家还是去他家打。他说去他家好了。
那么,我就要离开李四家去他家了。
我先去卫生间小个便,马桶坏了,我用面盆积水冲马桶,我打开莲蓬头看水淋进面盆里,水越来越满,就像在下暴雨,看得出来水满了上来。
我想,很多人家的马桶要么坏了,要么是快坏了。
我回到客厅里,已经想好了,先睡一觉。
我躺在沙发上,拿了个靠枕垫在脑后,我看了一眼天色,天暗得很快,似乎又要下雨了。我在手机上定好闹钟。
于是我醒了过来,手机把我叫醒的,睡了大概二十分钟。窗外已经变得很黑,好像梦中一天现实中一年。
我背上书包。我要出门了。在等电梯时,听到隔壁门响了,我希望电梯快点来。但是,隔壁的女人带着孩子已经过来了,电梯刚刚上来。我假装很热情地摁住电梯,等他们进来。
我甚至还说,下楼啊。
那女的笑着点点头说,谢谢你呀。
小孩穿着轮滑,在电梯里就滑了起来。我怕电梯掉下去。
女的又笑着说,唉,你住在那里的吗。我说,哦哦,我朋友家,我就白天过来一下。她又笑着说,我说呢,哎呦,又换人了吗。
电梯落地了,女的摁着门让我先走。小孩从后面冲上来,绕开我滑出去,女的在后面尖叫,慢点儿,死孩子。
真是个死孩子。外面快下雨了啊。
站在树下等,树下几乎没有下雨一样,不过树外面也没怎么下。
车来了。我上车坐到了一个位子。我看着窗外的楼房和树木后退,过了会儿,我拿出书看了起来,书包压在腿上有点热。
在车上,我非常看得进去书,它让我觉得没浪费时间。
然后我进地铁,我站着看书。从地铁站出来,外面全黑了,雨也下了下来,我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不过确实,我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我站在公交站立,幸好这个车站,有顶蓬。
雨稍微有点潲进来。但是我已经深深沉浸在书里,我可以这么说吗?我同时注意到,有个女的在吃煎饼,有个女的穿着带斑点的裙子,那个吆喝着叫人把车开走的保安,可能快六十岁了,应该刚来自农村。
那个胖子居然还在腰上挂手机。
我沉浸在一本非常深刻的书里,以至于周围的人看上去都像傻子。他们看我像呆子,哈哈。
我低着头,不断抬眼看车有没有来。

车很挤,但我占据了一个有利地形,可以继续举着书看。车里没有空调,窗外下着雨,于是车里又热又潮。我继续看书,头晕晕的,我觉得快晕过去了,不过我继续看继续看继续看。
售票员在骂,往里去去往里去去,你们不知道吗,天天坐这车,下一站还要上人,往里去去往里去去。
车里确实有太多的身体,每个人看上去都像猪。每头猪都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每头猪都没法真正体会别的猪的感受,每头猪确实是自己感知的中心。
我祈求赶紧把我运过去。我继续看书。
下车的时候,雨更大了。我把书举在头顶,我不想头发湿漉漉地冲进去打牌。我有点驼背了,所以胸口不会淋太湿,我背着包,所以背也不会太淋。
我看到村口黑幢幢的人影,这条路没有路灯,等进村就好了。那些烤串摊都收了。我看到的人基本上都是背影,他们都在回家,我猜。
穿过那个菜市场,有点担心那头的门是不是锁了。路很窄,我感到双手可能甩到两边的摊位,门窗关着,菜和肉都不见了,但摊子还在。路面上有积水,上面有个顶棚,我闻到五味杂陈,雨水还没有把它们洗掉。
出菜市场一拐,我就来到了王五家楼下。他住在二楼,窗口喷出灯光。我仰头喊他开门时,看到雨水在灯光中一闪一闪的,有几滴掉到脸上。我想象灯光从身上披流下去。
他们已经在打了,只有四个人,王五、赵六、小明,看到我有点开心的尤其是小明我觉得。
过了一两个小时,又来了两个人,小刚和小强。
打到两点,我去睡觉,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他们斗嘴的声音、洗牌的声音。

6.我醒过来,王五还在打呼噜。
天已经亮了,从右边窗口照进来天光,把房间照亮了。
我起来。客厅里那些人都不见了,赵六、小明、小刚、小强,都走了。客厅里空荡荡的。牌没整,还留在桌子上,烟灰缸里好多烟头。有烟味。我把窗门拉开。对面楼房里有个人在窗子后面走来走去。
我洗脸,刷牙。可是我留在这里的牙刷不见了,我用手指刷了刷。
我去厕所,才发现厕所里阳光灿烂。也是从右边窗户照进来的,不过这里照进来的就是阳光。
厕所里很暖和,让人想待着,窗口还进来风。
我回到客厅里,找书。找到一本白皮书,小华做的,他也正在做我的书。
我坐在马桶上看。一个画家的访谈,正在讲他去巴黎的经历,他仿佛正在讲。还有一个很有名很有名的韩国艺术家的故事。
等我站起来时,我重新发现厕所里阳光灿烂,都是从右边窗户照进来的。刚才看书时,我忘了。
我坐到客厅里看书。晚上很挤的沙发和客厅,都显得很空,我又一次觉得空荡荡的。
我把脚搁在沙发上,书朝着窗口,亮。眼睛有点涩。眼睛还没睡够。
我在等王五醒过来,下去给我开门。
过了会儿,他真的醒过来了。当然他是会醒过来的。他说这么早啊。
他也洗脸刷牙上厕所。我把书翻完了,去书架上找第二本书。
我看到一个艺术家拿着一块长条的玻璃站在河里,他身前一帮小孩,小孩的脸,映在玻璃里。
王五收拾好了。我俩下楼。我说请他吃个早饭。前面有个咖啡馆。很大的空间,顶上是大块大块的玻璃。不过我从来没在早上去咖啡馆。喝了咖啡之后,我想是因为喝了咖啡,有点兴奋,我想一直在咖啡馆里坐下去,至少那会儿,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我站了起来,我说要回家了。
我就回家了。


2015.6.25—7.15

西局一个醉汉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