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玫瑰,有花有拳但非花拳随笔

发布时间:2017-01-31 12:09:01  作者:阿坚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

640.jpeg

后崔健时代,摇滚乐分杈了。明智的摇滚音乐人明白,仿崔健等老摇滚风格者,死;躲摇滚风格者,死。到新世纪初,虽摇滚乐在中国已高胀十年,仍未疲软,但受众对粗砺坚硬的兴奋已经开始感觉不过瘾了。创新,开拓,连老崔也面临同等问题,从尖锐的《就像是一把刀子》而改头换面成了太极般的《蓝色的骨头》等。

西方的摇滚乐千姿百态,咱们这边儿园地宽阔,也该寻些新的种子来个百花乱放了,于是,奇葩二手玫瑰开了。我最早听到这个名字,就一愣:玩低调是吧,二手车也有好开的,二手的婚姻也有实惠的;或是,二手就是一手都不留,都亮这儿了;玩二手美人计是吧,玫瑰扎人。

主唱梁龙以妖妇妆扮登台,嗓子却是爷们,这是一种反差,颠覆了男性旦角女声的传统,先让观众眼前一亮。不玩梅派,不装女神,要干嘛呢。不是不可以哗众,要看你取什么。噢,二手玫瑰要替大众说话。社会转型了,时代丰富了,一部分人变化了,一部分人迷惑了,既有“一群猪飞上了天”,也有“一群海盗淹死在沙滩”。梁龙在观众正琢磨他的媚眼和腰枝时已发出对现实的思考与揶揄。

这是摇滚么?但这也不纯是二人转呀。这种二者杂糅的音乐主格,刷新了听众的耳膜记录,把折腾化在圆滑中,把重音放在斜坡上。“枪炮玫瑰”太硬了,咱弄的是二手玫瑰;前者令人审美疲劳,而后者把玫瑰绽态已经换了姿式,它不香你而是扎你;二手玫瑰这名字其实隐去了一个字,但真叫成“二手玫瑰刺”便嫌直白了。音乐新鲜,耳朵就会喜悦,都是先听调调再听词。我以为,二手玫瑰在创作伊始,也是先踌躇而下了孤注的狠心的。二人转生在白山黑水,受众几亿人,咱东北的老百姓习惯它就像美国南方黑人习惯布鲁斯一样;一方音乐水土也养一方人,但作为哈尔滨出身的梁龙也不能惯着咱乡亲,咱得把世界的劲揉进去,把二人转摇滚起来。反过来说,创作先锋音乐,梁龙熟悉潮流的特色与技能,这是他的本钱,而东北的民间音乐却是一份人人可取用的公共资金,不用白不用,他用的巧,把东北大媳妇配给时代的革命者,生出一个新品种——虽然有人说是怪胎。它已经上路了,“火车往哪里开呀“,先开着呗。

从世纪之交,梁龙和苏永生草创的二手玫瑰乐队,到现在已有若干专辑和众多荣誉,也有多次国外演出的热烈场面。民族化、东方化,让洋人们领略到酸菜和大酱的摇滚,虽然有人说他们“用变态的服装、低俗的腔调,以东方病态取悦外国人,就像画界的XX君和XX君展现的都是丑陋俗艳的中国人”。但我个人觉得:艺术有启发精神的责任,也有反射生活的义务。丑陋就是丑陋,不必故意示人,也不必藏着掖着;人性中的愚昧或者俗艳大多时都是真实的接近本质的,若要问罪也得指向其背景。“我是一只贪婪的耗子我被富人收养起来”所以,二手玫瑰的不少歌是从小丑嘴里吐出了批判,是叫化子的脏手打向假正经脸上的耳光。

有人说二人转的一个特点是通过糟蹋自己来糟蹋世界。二手玫瑰并不是这么简单。看起来它“娱乐江湖”,实则把悲哀化成了笑脸,让人想起里昂卡瓦洛丑角的《穿上戏装》;贬损了自己,指向的却是自已的氛围,比如“我就嫁了那条狗呀”。社会对人的影响,金钱对灵魂的腐蚀,以及人在各种规则下的无奈,二手玫瑰都有说笑般的披露。梁龙,栋梁的梁,腾龙的龙,但他不玩顶天立地,不玩“翻动扶摇羊角”,而是采取一种半滑稽半媚俗的姿态,表现出批判现实的力量。让人先乐后思,或是让人在哭笑不得中理解世界的荒诞,存在的变数你以为我成功了吗?你以为我选择对了吗,“我被活活逼成了商人,我被活活逼成了诗人”。是生活选择你,还是你选择生活,抑或双向选择,这大概是个哲学问题,梁龙的思考中有这般探索。

我一直以为,优秀的相声都有半个哲学大脑,同理,好的歌词也应有形而上的指向。喜剧大师卓别林就说自己是个严肃的人。梁龙的严肃可能藏得很深,日常中也擅于捕捉玩笑,骨子里也有狂欢情结。他们的演唱一开始,节日气氛扑面,彩装花灯,唢呐锣鼓。谁的心里没苦呀,谁没有过倒楣呀,有人把苦把压抑当成炸弹扔出来,二手玫瑰却把憋屈变成段子甩出来。我们不能一味地批判阿Q精神,没有它,多少人会憋出病来。我去过二人转或俚曲场所,也听过不高雅的相声,当我看到台下面孔沧桑的工农发出忘我的笑声时我总是挺感动,老百姓不容易呀,能乐一会儿就乐一会儿吧。

有人说二手玫瑰谄媚大众。我是个诗人,我还想谄媚大众呢,我还想拍老百姓的马屁呢。可惜我没那样的本事。什么叫人民音乐家,就是谄媚人民的音乐家。咱不能给老百姓增加福利,咱也不会给老百姓排忧解难,咱让人笑一笑放松放松呗。其实梁龙是狡猾的,起调是让人们喜闻乐见,展开和深入的是对摇滚乐的推进、对现代社会诸问题的思考。我不太懂音乐技术,但也听了很多当代中国的民间乐队,我觉二手玫瑰的作品不光展示了新思路,而且流畅地贯彻了,万一它要深刻呢,就算老天爷饶上的。

梁龙是个喜兴的人,也擅喝啤酒。据说,一次他和大家议起伍德科克摇滚节,应搞一个中国化的、啤酒化的,说那就包一个游泳池全部灌上啤酒,观众们边游也喝边看摇滚演出……,他甚至计算了一个30×50米、1.5米水深的泳池需多少吨啤酒,他说中国人活得太累了。



西局一个醉汉

评论 (0)